• 推荐

  • 早操、课间操都在外面跑
  • 我只专注做代工
  • 我只专注做代工

    2020-01-14 01:22

    “机器换人”是代工厂转型升级的选择和步骤之一,从劳动密集向智能制造转型将有效规避由劳动力成本上升带来的代工竞争力下降的风险。高宝霖表示,中昊针织已经成为一家高科技公司,由机器生产的袜子一次成型,质量更过关、穿起来更舒适,外国很多大品牌正是基于这一技术保障而成为中昊针织的长期客户。

    有关调研显示,原材料价格、劳动力成本、人民币汇率三项因素对中国代工企业经营的压力系数分别从2010年的55.56%、52.10%、32.95%猛增到目前的81.43%、81.67%、48.11%。在这一背景下,中国东南沿海频现代工厂倒闭的消息,曾一度被称为“世界工厂”的中国正面临“地位不保”的危机。

    在转型升级的过程中,建立自主品牌、成为obm(原始品牌制造商)是所有代工企业追求的终极阶段。高宝霖也深知品牌对销售的重要性,中昊针织承接的所有订单无一不是来自国际知名品牌的客户。尽管建立品牌的诱惑极大,但高宝霖却表示,做企业要心无旁骛、“有所为有所不为”,“我只专注做代工,建立自主品牌还需要等待时机。”

    三年前,一位在土耳其做生意的朋友向高宝霖推荐了一款意大利袜子生产机器,由于担心技术被学到,当时这家意大利企业并不想把机器卖给中国人。在充分了解到这款机器的技术优势和稳定性后,高宝霖下决心购买,并洽谈成功。他计划三年内花费6亿元人民币购买1200台机器,以实现“机器换人”。

    中新社上海5月22日电(陈溯)“别看美国、日本、意大利等国家都在推动制造业复苏,但我认为智能制造只有中国能成功,因为中国已经建立起最庞大的制造业体系。”在接受中新社记者采访时,上海中昊针织有限公司总裁高宝霖如是说。

    目前,中国不少劳动密集型企业都已经开始了智能制造转型升级的步伐,广东省珠海已经有40%的企业通过“机器换人”缩减了用工,截至2015年底,浙江省嘉兴市已经有4224家企业完成了“机器换人”技术改造……据高宝霖介绍,目前国内的制袜行业中只有两三家实现了“机器换人”,但他预计在未来三到五年,“机器换人”会在业内得到普及。(完)

    上海中昊针织是目前世界上销量最大的袜子代工公司,在同行业代工工厂效益下滑、陆续倒闭的环境下,中昊针织的出口额却实现了自2013年以来连续三年约30%以上的大幅增长,2015年出口额达2.36亿美元。

    高宝霖提出,技术升级的过程并非一蹴而就,要实现智能改造,资金是最重要的一环,“希望国家能够扩大投资实体,在就地转型升级、机器换人的智能化过程中加大银行的中长期贷款支持。”

    面对这一市场环境,高宝霖为何对“中国制造”仍然充满信心?这种自信或许正来自上海中昊针织有限公司作为一家代工工厂面对困局却逆势大步向前的业绩。

    除了通过技术改造提高生产效率,中国的代工厂也正试图向产业链上游转移。发展至今,中昊针织从简单代工发展为odm(原始设计制造商),即能够为客户提供产品设计方案,进而制造生产客户品牌的产品。

    目前,中昊针织的一个工人可以同时操控68台机器,用工数量从以前的2400人缩减至400多人。近日接受采访时,高宝霖说,到今天,中昊针织的人工成本已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